• 注册
    • 总打赏排行
    • 今日收益排行
  • admin
    I'm a Slash!
    打赏了1049人参果
    关注
  • 977725219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打赏了43人参果
    关注
  • 蔚蓝的海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打赏了35人参果
    关注
  • 25℃ 咖啡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打赏了13人参果
    关注
  • swallow2009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打赏了10人参果
    关注
  • lili1985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打赏了10人参果
    关注
  • 斜杠青年
    青岛海尔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打赏了8人参果
    关注
  • GOOGOGOGOOG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打赏了5人参果
    关注
  • 易赚360
    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打赏了3人参果
    关注
  • Heroin_474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打赏了1人参果
    关注
  • admin
    I'm a Slash!
    今日获得846人参果
    关注
  • 小虫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今日获得210人参果
    关注
  • workdog959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今日获得200人参果
    关注
  • 广州小包seo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今日获得200人参果
    关注
  • 小区区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今日获得150人参果
    关注
  • 态度嘛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今日获得150人参果
    关注
  • qq_1546478126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今日获得150人参果
    关注
  • 起航2019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今日获得139人参果
    关注
  • 2019杨帆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今日获得134人参果
    关注
  • 区小块
    太拽了什么都没留下。
    今日获得130人参果
    关注
  • 查看作者
  • 共享单车破产第一案:收8亿押金账户只剩35万,单车12元一辆被“甩”卖

    导读

    2018年11月26日,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官方微信号显示,小鸣单车破产工作计划仍在进行中。管理人已完成对三十名非用户普通债权人申报债权的初步审核工作,但因正在进行或拟提起诉讼,管理人尚未进行实质性审查。

    来源 :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作者 : 吴晓宇

    一楼车架厂中,4000多平方米空旷的厂房悄然无声,仅留有零星的生产配件和未成品的单车车架。据南方工报介绍,小鸣单车破产后,其昔日的供应商之一广州市凯路仕自行车运动时尚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也显得分外沉寂。

    而在2017年3月之前,这里热火朝天。员工张露(化名)回忆称,每日这里可产自行车1万辆。凯路仕副总经理曾新辉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也介绍称,“工人加班加点,一天产能可以高达2万辆以上。”

    图片来源于吴国勇作品《无处安放》

    被小鸣单车坑惨的凯路仕财报自然不太好看。2017年年报中,凯路仕净利润为亏损2.76亿元,相比2016年盈利9400万元,十分扎眼。

    除了凯路仕,梅州市凯达共享单车有限公司也不太好过,11月26日,该公司一名员工告诉《财经天下》周刊,“2017年12月便不再生产小鸣单车,目前生产工人都全部回去了,公司没有什么人。”

    2018年11月26日,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官方微信号显示,小鸣单车破产工作计划仍在进行中。管理人已完成对三十名非用户普通债权人申报债权的初步审核工作,但因正在进行或拟提起诉讼,管理人尚未进行实质性审查。

    审查结果显示,三十名非用户普通债权人的确认债权共计1920余万元,其中仅梅州市凯达共享单车有限公司确认的债券就近1400万元,它是小鸣单车的供应商之一,如今是小鸣单车最大的债权人。

    据了解,2017年12月8日,广东省消委会将“小鸣单车”经营管理方悦骑科技告上法庭,这是共享单车行业的全国首例公益诉讼。

    01

    搅局

    2016年,被称作共享单车元年。摩拜和ofo正式展开厮杀,地铁口、商场附近等流量高地皆是战场。资本也为黄、橙两色小车造起了风口,截至2016年12月,双方合计融资超过2亿美元。

    这一年7月29日,悦骑公司在广州成立。小鸣单车由此加入战局,为五彩缤纷的共享单车市场增加了一抹天蓝。彼时,小鸣单车的CEO是金超慧,时任O2O生活服务平台宅米联合创始人,核心团队成员来自滴滴出行、Uber等。

    此时的一线城市早已被橙黄两色车淹没,于是,小鸣单车将投放地点放在南方及二三线市场。

    成立两个月后,小鸣单车站在了风口上,势头凶猛。2016年9月27日,小鸣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11天后的10月8日,小鸣单车再次宣布完成1亿元A轮融资,领投方为新三板上市公司、广州凯路仕自行车运动时尚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于小鸣单车而言,A轮融资的意义不仅是资本加持,更改变了掌舵人。金超慧及创始团队逐渐退出了小鸣单车的管理,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出任小鸣单车董事长,负责小鸣单车的经营战略、产品研发和供应链整合等业务。值得一提的是,凯路仕于2014年挂牌新三板上市,2015年2月16日股票转让方式变更为做市转让,是惟一一家已经挂牌的中国大陆运动休闲自行车企业。

    就小鸣单车易主一事,金超慧对红星新闻表示:“当时,我们已看清国内竞争态势。那样下去,必然会导致恶性竞争,资金差距悬殊,打的意义不大。接下来,留给我们的余地并不充分。我们打算退出这个竞争惨烈的市场,但他们(凯路仕)想搏一搏。”

    彼时,邓永豪在传统自行车领域已从业6年,对于转型拥抱互联网经济,他表现地信心十足,“小鸣单车的车辆成本只有400元,远低于同行,加上使用实心轮胎,后期维护成本也相当低。以每辆车每天骑行4次,每次收费0.5元计,理论上200天即可回收成本,回收成本周期还不到对手的三分之一。”

    有了资本助力,小鸣单车的造车流水线逐渐繁忙。广州开发区凯路仕工厂车间中,天蓝色单车匆匆出炉。涂装工王晓光在接受《南方读书报》采访时回忆道,在2016年底到2017年初的日子里,“小鸣单车还在的时候,一条线一天生产3000台,经常开两条线,开四条线就1.2万台。”凯路仕副总经理曾新辉介绍称,“工人加班加点,一天产能可以高达2万辆以上。”他预计,2017年工厂要生产400万辆小鸣单车。

    2016年底,小鸣单车终于上线,相继落地上海、广州。2017年初,邓永豪引入陈宇莹出任CEO。后者曾任腾讯电商战略投资中心总监、途家网COO。

    伴随2017年新年钟声敲响,共享单车之间的较量也进入白炽化。ofo和摩拜相继开启“现金补贴”战略:在收取押金后,小黄车充值100元得200元,相当于骑行1小时0.5元。摩拜争锋相对,开展了“充值100元多得110元”活动。

    为吸引用户,小鸣单车推出“0.1元骑车”的服务,收取押金199元。

    鼎盛时期,小鸣先后在广州、上海、深圳等10多个城市投放超过43万辆单车,用户规模达400万,收取用户押金总额高达8亿元。IT橘子数据显示,小鸣单车在安卓市场下载量超过1500万。

    02

    陨落

    2017年下半年开启,共享单车行业进入下半场,行业洗牌来临。

    2017年6月,有市民爆料小鸣单车押金逾期(7个工作日)未退款的问题。到了8月,随着ofo、摩拜等公司相继推出“免押金骑行”服务,大量用户受此影响也要求小鸣单车退还押金,小鸣单车押金投诉潮愈演愈烈。

    摩拜、ofo的做法源于政策为共享单车行业戴上了“紧箍咒”。2017年8月1日,交通部等十部委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表示,鼓励企业采用免押金服务方式。据财经报道,此前,共享单车领域已积累起超百亿元押金池,“共享单车是否存在挪用押金现象”成为公众关注点。

    与此同时,指导意见还为共享单车下发了“禁投令”。交通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7月,全国共有共享单车运营企业近70家,共享单车累积投放量超过1600万量。由于空间限制及乱停放等违规现象,目前包括北上广深在内的12个城市已相继叫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

    之后,行业清算倒闭潮加速来临。自2017年6月起,运营5个月的悟空单车、“最好骑”的小蓝单车、酷骑单车等相继陷入押金难推投诉潮,之后便传来倒闭或“跑路”的消息。2018年2月时,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透露,“全国77家共享单车企业中有20余家倒闭或者停止运营。”

    而小鸣单车方面,广东省消委会对媒体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8月到当年9月21日,广东省消委会接到消费者对小鸣单车的投诉咨询96宗,投诉内容均为押金无法退还。

    不过,时任CEO的陈宇莹出面解释为“技术问题”。这是因为小鸣单车下沉至三四线城市后,众多一二线用户找不到车纷纷申请押金退款造成了“挤兑”。

    不过,事情并非像陈宇莹说得那么简单。日后小鸣单车破产案件管理负责人倪烨中律师介绍,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小鸣单车也未抵挡押金资金池的诱惑,“悦骑公司采购单车的资金来源主要靠用户押金。2017年,悦骑公司主要资金开支是预付货款5000万元,用于购买单车,比例占全年开支的77.82%。”

    “一开始小鸣单车的运营还是很健康的,后来两大自行车企业用免费甚至现金补贴等方式,使得我们的用户骑行量和注册用户数急剧下跌,他们一挤压,我们就顶不住了。”小鸣单车日后的CEO关斌解释称。

    2017年11月,随着广州凉意渐起,小鸣单车也变得“凉凉”。23日晚间,小鸣单车公关部员工在微信群向媒体爆料,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已处于失联状态,各种方式联系不上。此外,小鸣单车CEO已经离职,裁员99%,公司名存实亡,且拖欠全体员工薪水。

    邓永豪在日后的《易简财经》中表示,自己已于今年6月份退出了小鸣单车项目。至于退出原因,邓永豪称:“共享单车这个行业大家都知道,是一个新生的业态,商业逻辑跟传统行业完全不同,所以我协助团队搭建好供应链后就退出了,但当时几个股东都颇有实力,他们表示很有信心把小鸣做下去,而且未来海外市场增长会很大,于是我就把实际控制人转给了关斌。”

    工商资料显示,2017年8月23日,邓永豪退出“小鸣”,关斌接任,成为法定代表人。

    03

    破产

    截至2017年12月8日,仅广东省消委会就接到相关投诉3000件。于是,广东省消委会将“小鸣单车”经营管理方悦骑科技告上法庭。

    由于这是共享单车行业的全国首例公益诉讼,因此备受关注。

    2018年3月22日上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广东省消费者协会诉被告小鸣单车运营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民事公益诉讼一案。广州市中院经审查认为,悦骑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事实清楚,符合破产受理条件。

    在3小时庭审过程中,关斌曾在法庭上透露,小鸣单车已停止运营。此前累计收取用户押金金额为8亿元左右,累计用户数量为400多万人,截至目前,已退还八成用户押金,尚有70万用户的押金未退还。

    5月19日,广东消委会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小鸣单车的经营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已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这是官方正式宣布承认小鸣单车破产的开始。

    7月11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最新进展情况。根据通报,截至6月27日债权申报期满,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超过11.8万笔、约2000万元,另外还有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职工债权115笔,债权总金额高达5540多万元,这样算来,欠债高达超过7000万,但在该公司账户上管理人目前仅接管到35万余元。

    破产案件管理负责人倪烨中律师在媒体中介绍,悦骑公司的主要财产是散落于各城市街头的小鸣单车,但由于过于分散,回收成本高,难以处置变现。

    因此,破产案件管理人拟委托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对小鸣单车进行回收处置。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在扣除回收、运输及电子垃圾处理等费用后,同意按每辆车12元进行回收。


    无处安放的共享单车


    最后,对于共享单车,老炮想要放一个之前的短片给大家看看:


    经历了残酷的资本战争,城市就像是发了一场热症。两年前还是明星的共享单车们,如今岌岌可危。


    回顾下面这组关于无处安放的共享单车的故事,是对这场资本试错败局的一次总结:在科技的复制品中,人无休止的欲望、野心和数十亿的资金,究竟能成就什么样的景观。


    点击播放吴国勇作品《无处安放》

    疯狂的资本、无序的投放,最后留下一地鸡毛;


    是该沉下心来反思反思了...

    长按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营销实战干货

  • 0
  • 0
  • 0
  • 464
  • #营销最前线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