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注册

这个必须转发,要让更多人知道!

从“国民品牌”到负债百亿!汇源果汁是如何被“榨干”的?

06

Aug

26岁的汇源果汁,本应当正值壮年,却已显垂暮之貌。


果汁之王”汇源到底经历了什么?

作者:范向东

来源:电商内幕(ID:dsnm008)

封面图来自广告视频截图

7月20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若公司未能在2020年1月31日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复牌条件,港交所将会展开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这意味着,如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复牌,汇源果汁或将面临被退市的风险。

在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汇源果汁向北京汇源饮料(大股东朱新礼持有该公司绝大部分股权,非上市体系)违规提供42.82亿(年利率10%)短期贷款,以便北京汇源饮料应付临时营运资金需要及还债。

图片来源于视频截图

这件事都还没得到董事会批准,也没有签订协议,更没有对外披露。如此操作,似乎暴露了朱新礼“一言堂”的作风。由于涉嫌违反香港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汇源果汁自4月3日起停牌至今。

汇源上市十余年,朱新礼的职称还是“高级经济师”,冒这么大风险给子公司还债,再加上汇源2017年年报多次延期,目前只有未经审计的财务公告,不免让人怀疑42.82亿的背后,还可能有更大的缺口?

“墙倒众人推”,今年3月底,就在违规借贷被曝光前几日,淡马锡控股清仓了其所持的汇源果汁的全部8.23%股份。而停牌、面临退市风险的汇源又被爆出“百亿债务压顶,资金链或断裂”,汇源果汁已经累计负债114亿元。

“民族品牌”汇源到底发生了什么? 

1

百亿负债之谜


首先,我们要了解清楚,这百亿负债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据汇源公告显示,截止至2017年12月31日,汇源总负债为114亿,资产负债率为51.8%。目前可口可乐的负债率在75%左右,康师傅在60%左右,114亿负债单独拎出来看比较惊悚,但放在总资产里看,还算在正常范围内。

总负债

不过这114亿里面,有84亿都是通过银行、公司债券、融资租赁等渠道拿来的借款。

借款情况

借来的钱,终究是要还的,而且还得连本带利。汇源拿着这些钱都干嘛了?

通过查看汇源2006到2017年的年报,在2007年、2008年、2010年、2011年、2012年、2016年、2017年等融资活动较多的年份,汇源对厂房设备、土地等生产资料的投资也相应的增多,粗略估计,这些年汇源花在厂房设备上的钱在60亿元左右。

不过,汇源厂房设备买了,资产规模大了,营收逐渐上升,净利率却呈走低态势,已经越过了亏损的底线。

来源:汇源年报

事实上,上图不太能反应汇源的真实经营情况。从2011年开始,汇源的销售活动就基本不赚钱了,如果看扣非净利润,汇源已经连续6年亏损。

2017年业绩公告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政府补贴一直占据汇源利润的大头。

2011年政府补贴为2.01亿元,占净利润总额的64%;而2012年和2013年政府补贴的额度甚至超过净利润总额。2013年,汇源果汁的年报虽然显示业绩净利2.29亿元,但扣除出售成都和上海工厂的收益4.26亿元和政府补贴2.25亿元,汇源实际业绩仍为亏损。

2017年也同样如此,在未经审计财报中汇源的净利润为1.35亿,但这里面有1.3亿是为融资收入(外币汇兑),0.3亿为政府补贴。

2017年上半年,汇源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已达187天,同期为138天,应付账款周转天数为191天,同期为159天。而在2011年,这两个数据分别是59天和118天。

业务不赚钱,汇源就没有足够的利润还钱,换言之,汇源没法自己“造血”,汇源只能靠融资和出售资产维持企业运作。

这种情况从2012年开始,就把口子越撕越大:

2012年,汇源借了50亿,还了46亿,也是从这一年开始,汇源基本上每年都会卖出一部分厂房设备“回血”。2013年前后,朱新礼出售了12家子公司,2015年又出售9家工厂。2017年,汇源又向银行及其他机构借了45亿。


出售工厂可能是“拆东墙补西墙”,也可能是淘汰落后产能,调整优质资产,可举债还钱的结果是窟窿越来越大,逐渐把自己带入了“负债死循环”,而汇源又没有摆脱困境的腾挪术。


据公告,2017年汇源的利息支出已达5.46亿,是1.35亿净利润的4倍还要多。2016年利息还要更多,要是没有补贴等其他收入,汇源怕连利息都要还不起了。更有意思的是,据新金融观察记者报道,在2017年净利润实现增长的情况下,有不少汇源员工没能按时拿到今年2月份的工资,而且这种工资延时的情况从去年年底就开始了。


归根到底,114亿负债“窟窿”填不上,应该是汇源的盈利能力出现了问题。

2

“民族”的汇源何以至此


汇源现在市值只有53.97亿港币,朱新礼给北京汇源饮料还债的42.82亿元借款,几乎快要挪走一个“汇源”了,当年人人知晓的“民族品牌”,何以至此地步?

1、可口可乐并购失败后遗症

谈汇源,真的绕不过的是十年前那起可口可乐并购案。

2008年9月3日,可口可乐公司宣布,拟以每股现金作价12.2港元,总计约179.2亿港元(约合24亿美元)收购汇源果汁的全部已发行股份及全部未行使可换股债券。2009年3月18日,中国商务部认定可口可乐收购将对竞争产生不利影响,依据《反垄断法》做出了禁止收购的裁定。

来源:汇源年报

从汇源的投、融资现金流可以看出,在2007年,汇源进行了一轮比较大的投资。当年朱新礼想去做果树去做农业,认为这里面是有规模化的商业机会,是想把汇源卖掉的。据时代周报报道,汇源果汁投资20多亿元巨额资金新建工厂,准备转型做上游的纯果汁原料供应商。

来源:汇源年报

此外,汇源果汁大幅削减销售人员,砍掉了一些销售渠道,财报显示,2007年底,汇源员工总人数为9722人,销售人员为3926人,到2008年底总人数为4935人,销售人员仅剩1160人。

结果就是,汇源成为自2008年8月我国反垄断法实施以来,第一个未获通过的案例。“民族品牌”是保住了,但在那之后的汇源就一蹶不振,业绩停滞不前。

2009年,汇源销售员工暴增上万人,重新建立销售渠道,从员工数量的变化上,就能一窥可口可乐收购失败后,汇源产销不平衡的情况,以及内部的持续动荡。此后,产能利用不足以及折旧问题也蚕食汇源的利润,不得已,汇源开始出售原材料并涉足饮料代工,这也变相削弱了自己的品牌价值。

2、转型的阻力在内部

汇源果汁的“家族式管理”一直被外界所诟病。虎嗅作者张书乐在《汇源内伤,盈转亏之下还能榨出多少“果汁”?》中如此描述汇源:“如果一个公司超过半数的员工和管理层都是老板的同乡,会产生诸多问题,尤其是对职业经理人来说,这意味着遇到了一个水泼不进的利益阵营。”

2013年,前李锦记酱料集团CEO苏盈福出任行政总裁一职,朱新礼曾斩钉截铁地表态说:“哪怕汇源被我新招来的人折腾死了,我也认。”苏上任后开启激进的改革,开了很多汇源老人,然而仅一年后,苏盈福便辞任。

2014年4月,前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副总裁梁家祥出任汇源果汁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生产运营。同年9月,原常务副总裁于洪莉任职执行总裁。2017年,崔现国接任执行总裁一职,但今年6月崔现国已经悄然离职。


朱新礼习惯以农民自称,在企业管理上喜欢任人唯亲。长期以来,朱新礼的儿子、女儿、胞兄、胞弟、女婿等诸多亲属均曾在汇源出任要职。这次朱新礼挪用42.82亿元汇源管理层却没有动静,也显示了朱老板在汇源的绝对话语权。

现在,汇源果汁又迎来了新任CEO吴晓鹏“空降救场”。一位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擅长财务的吴晓鹏在这个关键节骨点被选中担任CEO,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汇源是为了摆脱债务与融资上的危机。

3、内部变动影响销售

100%果汁是赖以起家的核心业务,也是其最具竞争优势的项目,在细分市场占有50%以上的份额,长期居于领先地位;但也仅限于此了,除了果汁,汇源并没有叫得响的产品。

如果继续在本就狭窄的果汁领域再次细分市场,不但犯了“左右互搏”的大忌,也忽略了不断涌现的新品牌以及地面鲜榨果汁店的冲击。

来源:汇源年报

从汇源产品销售额走势看,非果汁的其他产品贡献的销售额越来也多,目前汇源推出了苏打水、气泡饮料、功能饮料、乳酸菌等新产品,随着各竞争对手不断涌入,比如台湾的统一和康师傅;美国的可口可乐美汁源;国内农夫山泉等纷纷发力果蔬饮料,竞争日益激烈,多元化可能是汇源的转型之路。

汇源财报里提到,毛利上市与“其他”产品的销量有关,但是,汇源的各个产品线销售不稳定,这也许与会员管理层频繁变动有关。此外,2016年,汇源的销售人员从9222人锐减至1332人,销售跟不上,2017年汇源的销售额出现下降。朱老板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难道想向员工费用要利润?

即便汇源内部动荡,汇源的100%果汁已经在国内市场保持十年领先,还是有很强的市场号召力。高管变动频繁,员工人数波动大,产品销售不稳定,包括未来进一步的创新以及渠道探索,首要解决的问题,应当从家族式管理是向现代企业管理体系的转变。

3

“打肿脸充胖子”?


虽然汇源的利润还负债利息都困难,但广告的投放可没落下。

去年年末,汇源亮相央视国家品牌计划,在CCTV1《朝闻天下》、CCTV2《第一时间》、《国际财经报道》、《经济信息联播》、CCTV13《24小时》等多个重点栏目进行品牌露出。实际上这些都是央视品牌计划的广告资源位,汇源在用央视品牌给自己背书。

还有2018央视春晚广告植入,汇源成为“2018CCTV春晚指定饮品”。春晚广告可谓是寸秒寸金,2018春晚曝光时长最长的是淘宝,然后新浪微博、第三就是汇源。汇源在央视砸了多少钱,各位可以自己想象。

此外,汇源还在《百万英雄》开设过专场,联合综艺《非凡匠心》第二季、电视剧《美好生活》、电影《红海行动》等玩转娱乐跨界营销。网络媒体上,好像也有汇源的文章投放。

从未经审计的公告看,2017年汇源销售与营销费用少了4亿,同时营收也同步降低,用营销带动营收可能是汇源2018年发力营销的原因之一。这些营销有效果吗?还不知道,因为汇源2017年年年报仍在延期,2018年的财报估计也要一延再延了。

有钱去央视打广告,没钱给员工发工资,真想问一问朱老板,这是手里还有钱,还是“打肿脸充胖子”?

MORE | 更多精彩荐读

开在亚洲最贵地段,却只卖一本书,它凭什么成为世界最小最赚钱书店?

  • 0
  • 0
  • 0
  • 58
  • 品牌头条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